用户名: 密码: 忘记密码|注册
 
 
通讯地址:安徽大学中文系大学语文教研室
邮编:230039
E_mail:zeqingwang@163.com
网站技术咨询热线:0551-5211912
传真:0551-5211912
 
创作实践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创作实践 >> 信息查看
李文韬:山 雨
发布时间:2013-11-17 14:19:18 发布人:admin 点击:1229

      山里的天气总是多变,午后远远地响起了雷声,没多久就蓦地下起了雨。狗娃子本想冒着雨回去,没走多远就差点摔倒。雨水混着泥土,格外地湿滑。他向下看了看陡窄陡窄的山路,有点发晕,就再也不敢走了。正好不远处有个大石头,奇形怪状的,石头上边伸出老长一段,他于是慢慢地挪了过去,把捡的柴火从背上卸下,靠在石头上,然后一个人紧紧地缩到石头底下躲雨。
虽然是夏天,但山里本就不怎么热,这一场雨一下,气温降得更低。狗娃子的衣服之前就被雨淋湿了,走路时还不觉得,现在停下来,风一吹立刻就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。他缩了一会儿,抖个不停。就又爬了出来,把湿了的衣服给脱了,拧了拧,搭在柴火上,用石头挡住,这样晾着。才又缩了回去,又抖了一会,觉得好受了不少。

     狗娃子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,不比天上低沉的雷声小到哪里去。他伸出一只手去掏衣服口袋,掏出来半个馒头,已经被雨水泡发了一圈,他狼吞虎咽地吃了下去,结果噎住了,两眼直往上翻,连忙用手捧了点雨水喝了下去,好半天才缓过劲来。狗娃子早上天不亮就起了床,爷爷这两天风湿病又发作,疼得死去活来,不怎么能下床。他烧好了早饭放在爷爷床边,才轻手轻脚地出了门,上山捡柴火。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,他特地爬到了山顶上,从那里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很远很远的地方同样是山。

     狗娃子缩在石头下一动不动,看着雨水从石头的边缘滴落,偶尔还听见一两声沉闷的雷声,大概是累了,他打了个哈欠,没多久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他脸上带着一阵笑意,也许做了什么美梦。

     他梦到了山顶,那是春天,母亲带着他在山顶上,看着很远很远的地方,那里也有群山。他一直不明白这一阵阵的山有什么好看的,于是去捉他自己的蝴蝶。他却不知道,母亲的目光没有停留在这群山中。

     平地里,又突然响起了一道炸雷,狗娃子突然惊醒,头下意识地一抬,撞在了石头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揉了半天,又想起刚刚做的梦来,梦的最后,母亲在和他说着什么。虽然被雷声一激,什么都没有听见。但他知道母亲在说什么。母亲告诉他,他的父亲就在群山之外,总有一天会回来接母子俩走的。这是几年前,母亲在山顶上告诉他的。他一直记着,虽然对父亲的影子不怎么熟悉,但母亲的话,他尽量会去记住的。

     狗娃子看了看石头外,雨似乎小不少,但雷声依旧轰隆隆地从远方传来,他知道雨还有的下。他从脖子上摘下一个护身符,那是母亲死之前给他缝的。他带着几年,已经破旧了不少,但总舍不得扔。他出了半天神,突然打了个喷嚏,才觉的冷,又抖了起来。于是抱成一团,直愣愣地盯着外面,他不知道睡着了有多久,但看天色还早。就在这一小会,天在一瞬间又阴了下来,雨也突然大了起来。他看着雨,又开始胡思乱想。半个馒头不顶饿,没多久,肚子又叫了起来。把狗娃子的思绪从千万里的远方拉了回来。雨没有减小的势头。

     不知道爷爷怎么样了,中饭爷爷有没有吃呢?狗娃子有些担心,爷爷下不了床,又下这么大雨,爷爷的腿肯定更疼了。自己回不去,爷爷该怎么办?不过隔壁三婶天天都过来串门,应该会注意到爷爷的,狗娃子这样一想就又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 他在石头底下换了个姿势,略微动了动僵硬的的关节,好让自己觉得好受一点。干等着雨停实在无聊,他捡起旁边一块小石头,在地上画了起来。他画了四五个小人,简单的线条勉强才可以看出人的轮廓。有的小人高一点,站的直直的,有的小人矮一点,佝偻着腰,最小的小人站在中间,用两根直线表示的手被两个大一点的小人拉着。狗娃子看着自己的画,蓦地笑了起来,好像看见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样。他愣了一会儿,又抬起手,画了一条狗,歪歪斜斜的倒像只兔子。

      当他画完最后一栋房屋的时候,雨也停的差不多了,乌云已经散了过去,雷声也不再轰鸣,狗娃子从石头底下爬了出来,嘴唇冻得有些发紫,跺了跺冰凉的脚。衣服没怎么干,他还是穿了上去,大概是冻得过了劲,穿上后竟不觉得湿衣服有多么冰凉。天色已经不早了,乌云散了之后,天还是暗暗的,不怎么亮,狗娃子知道将近傍晚了。虽然心急,但他背着柴火,也只能慢慢地向山下走去,雨后的山路不是那么好走的,狗娃子抽出一根粗点的柴火当做拐棍,防止摔倒。刚下了半山腰,天就完全黑了下来。狗娃子借着月光向前摸索着。他又饿又累,走了这么久,时候倒是不觉得那么冷了。又走了一段,狗娃子脚突然一滑,崴了一下,整个人向前倒去,他连忙用拐棍撑住,另一只手在旁边的树上借了把力,才没有摔倒。不过脚却疼得要死,根本不敢搭劲。

     狗娃子有点想哭,他抬头看了看夜空,雷雨过后的天,挂着明亮亮的星,一闪一闪的,仿佛精灵。他手摸了摸胸前的护身符,想起母亲死前对他说的话,她说天上的星星每一颗都是一个死去的灵魂,而她自己死之后也会变成一颗星星,从天上永远地看着狗娃子。狗娃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土里埋葬的人会跑到了天上,但狗娃子想到这,却又有了勇气,把泪水又忍了回去。他记得妈妈说过,男子汉是不能哭的。

     狗娃子一瘸一拐地向前挪着,好在这一段已经不像之前那么陡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才看见村子里面远远的亮着的灯光。再往前走了一段,狗娃子听见有人在喊他,旁边的林子里透出手电筒的光。狗娃子于是回了一句。没多久,一个人旁边林子里面窜了出来,手电筒晃得狗娃子眼有点花。那人把手电对着自己脸一照,狗娃子这才看清是村头的七叔。七叔看见狗娃子这样,连忙背着他回了村。在回村的路上,七叔告诉他,三婶去给十里外的一户人家说媒,回来时被雨堵在半路上,刚刚回来没多久。带回来一点红糖,给狗娃子家送去,看见狗娃子爷爷瘫倒在门口。一问才知道狗娃子早上出门到现在没回来。狗娃子爷爷见这么晚了本想去叫人找狗娃子,费了半天劲才挨到了门口。三婶一听,急忙把狗娃子爷爷给扶上床,又叫了全村人上山来找狗娃子。

      狗娃子回了村,躺在床上又抖个不停,在外面饿了一天,又淋了那么多雨。没一会,三婶端来一碗姜汤,乡下的土方子,淋雨之后喝一碗可以防止感冒。狗娃子喝了之后,觉得肚子里像装了一个火炉,暖洋洋的,舒服了不少。三婶又送来一碗粥,是三叔他们晚上吃剩的,三婶热了热。狗娃子吃了之后,一阵疲倦涌了上来,没多久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他又做了梦。

    后记:目前我国有不少“事实孤儿”,希望社会关注这个群体。

 
安徽大学语文网站
Copyright 2011-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 技术支持:合肥华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