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 密码: 忘记密码|注册
 
 
通讯地址:安徽大学中文系大学语文教研室
邮编:230039
E_mail:zeqingwang@163.com
网站技术咨询热线:0551-5211912
传真:0551-5211912
 
创作实践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创作实践 >> 信息查看
石思莉:读《瓦尔登湖》有感
发布时间:2014-7-2 发布人:admin 点击:2264

 

      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经历,每个人都有自己对生活的态度。陶渊明踩着泥土,呼吸着天地的芬芳,悠然自得的说: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而在遥远的美洲,另一个人也有着同样的情怀,他扛着锄头,踏着小径,看着近在咫尺的瓦尔登湖,摇头一个歌颂:“与其给我爱、金钱和名利,不如给我真理。”也可以自娱自乐的说:“如果我真的对云说话,你千万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  这就是梭罗,他批判、认真、带着最理性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,他的心是一片清凉的湖水,清澈见底,不染纤尘。同时他也是个固执的人,本立大志当自强,然而经历了两年多的湖边生活后,他毅然决然地去追求心平气和,以及一生的一无所求,种豆,筑屋,焙制面包,那娴熟的种植技术,那自给自足的闲适心情。我之所以说他固执,是指他从对人事有所求到无所求的执着,这场艰难的心厉路程,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考验,更何况是对处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梭罗,不知道他能否从中得到一些感想和领悟呢。

      徐迟先生说:“《瓦尔登湖》是一本静静的书,一本寂寞的书,一本孤独的书,是一本寂寞、恬静、孤独的书。”我不知道我是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读完这本书的,也许我是安静的,或许我更是聒噪的,我看着它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,但我知道当我放下这本书时,我的内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静,真的是安静,简单的,单纯的,纯粹的,没有任何前缀。我想梭罗的心境也是这样的吧,不然他怎会独自在自己建造的小木屋里过着耕耘,思考,写作的简朴生活。他躺在摇椅上,在距离康科德两公里的瓦尔登湖畔小憩,他成了瓦尔登湖畔一个孤单的灵魂,在湖光山色中将自己的灵魂精心打磨。

      每个人都会说梭罗是孤独的,我也这么认为,他的孤独是命中注定的。但是细想当今,我们每个人谁又是不孤独的呢,我们低着头大踏步地跑,越跑越快,就算大汗淋漓也不知道放慢脚步,因为我们已经忘记了如何让自己慢下来,我们是那么的骄傲,骄傲的以为我们已经成为了王者,晨昏照耀下的树林和四季变换的乡村和田野,水天一色下翩飞的小鸟儿已经不属于我们,属于我们的是狂风巨浪,泥石流,沙尘暴,雾霾和已经过去了的2012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  我们是那么地热爱自然,我们也在不断地摧毁自然,我们在做自然的敌人,征服自然。而他,是自然的孩子,对世界的新奇叽叽喳喳叫嚣个不停的孩子。我常常惊讶于他的那份好奇与平静,不知道现代人有几个可以做到这样,难道是因为我们被世俗打磨圆滑了吗,我们的心中是否还能存有一块像瓦尔登湖这样的圣地呢。

      生活在工业社会的我们,无非是想保留着一份清净而已,所以梭罗就具有了这独一无二的气质,以大地为席,以苍穹为盖。其实什么是生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而梭罗的这份安静,因为难以达到,所以愈加弥足珍贵。

 
安徽大学语文网站
Copyright 2011-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 技术支持:合肥华尔